2014年12月22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两年半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回国向我纪检监察机关投案自首。王国强在美国两年半的逃亡生活是怎样的?日前,他在接受调查的过程中,写下自述,真实地记述了自己异国逃亡的生活。这份自述是一份生动的“教材”,它警示着那些违纪违法后妄图以外逃逃避党纪国法制裁的党员干部,“外逃就是一条不归路”!

●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

●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

●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

●那段日子,不是一个正常人能过的,我痛恨我自己将我妻子和我自己带入了这一绝境。

关于我在美国生活的自述

(王国强)

这是我人生中一段恶梦,是一段不愿回顾却又刻骨铭心的记忆。

这期间,我又怕中国发现我,又怕美国抓获我。致使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特别遗憾的是,为了不连累女儿,在美国两年零八个月,竟然不敢告知她我与她妈身在何处,更谈不上与女儿见面。就连乘坐交通工具也只能乘坐不使用护照的“灰狗”巴士(长途汽车)。

两年零八个月当中,我与妻子住过两次inn(路边小旅店),一次住了两天,一次住了七天。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后来分别在南加州(靠近墨西哥湾)租住过三次合租屋。之所以租住合租屋,主要是合租屋的出租人都是二房东,他向房东出示他的护照租屋,我们从他手里再租屋时,他不向我们要护照登记;合租屋租金便宜,一个月不足500美金。频繁搬了三次家主要是防止合租人怀疑而报警。合租屋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房客人高马大,声大如钟,少有修养,看到我爱人时就目露淫光,实在是让人惊恐。我爱人整天惊恐不安,我整日也设想和准备着发生不测。白天和妻子躲在自己的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子里,傍晚才敢步行到超市买点吃的。

在美国期间整天就是两张含泪而惊恐的夫妻两人的脸在互相可怜的打量,现在想起来都特别伤心。吃的只能捡最便宜的买,从来也没有在美添置衣服,妻子这期间就没有用过化妆品,就连我的理发都是妻子帮我完成,她自己的头发也由她自己剪。

在美这两年零八个月我们没有到过美国的城市转一转,都是在远郊苟且偷生。期间我俩都身患疾病,我是高血压和心脏病,一次心脏病发作差点丢掉了性命;妻子青光眼、甲亢、乳腺、抑郁。我们别说去医院,连药都买不到,因为在美国买治病的药都需要处方,都需要持护照才能见到医生。我们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那可真叫一个惨呀。至于我们当时的心境,那简直都没法形容,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整天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都说美国是天堂,现在我才知道,中国才是自己真正的家。如果在入监和我那段美国偷生的处境两者必选其一,我宁肯入监。那段日子,不是一个正常人能过的,我痛恨我自己将我妻子和我自己带入了这一绝境。

我庆幸党和国家的政策,让我终于迈上了回归祖国向国人谢罪的正确道路。

王国强

2015.1.12


“面露淫光”的网站编辑们

看某门户网站刚弹出来的这个新闻标题:外逃市委书记在美国面包果腹,房客见其妻面露淫光--好黄好低俗,好像黄色小说的标题,诱引着你点开新闻去看。


西方媒体为什么不敢骂李光耀

如果你英文够好,即使翻遍西方主流媒体,恐怕也找不出几篇批评新加坡的文章。问题是,新加坡真的好到没有缺陷了?西方媒体那么擅长质疑政府,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有民主,无自由”的国家?


别把陈光标造假看作行为艺术

陈光标弄虚作假,他在桶里事先放了一半热水,温度在50度左右,再兑上冰水,桶内温度大概在25℃左右,“和酒店的游泳池差不多”。连陈光标都承认,在这样的“冰桶”内,自己待一个小时都不在话下。自己在温水里实验,却鼓励他人在冰水里挑战,岂不可恶?


癌症一代

我把乡村社会这些我可爱、可敬、可悲的父辈们,称作癌症一代。他们中的许多人,劳碌一生,积累了一身的疾病,最后以癌症这种可怕的绝症而离去。

Posted in 万博首页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