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长沙官方否认殡仪馆火葬场售卖死人衣被做“黑心棉”

中新网长沙12月23日电 (记者 李俊杰)针对媒体报道的长沙某殡仪馆火葬场售卖死人衣被做“黑心棉”事件,长沙市殡葬事业管理处23日回应此事时予以否认,称死者遗物被统一焚化处理,不会流出。

报道称,在暴利的驱使下,一些黑心老板不惜铤而走险加工销售“黑心棉”。这种回收来的废旧棉被,来源五花八门。其中有一部分来自医院、甚至是殡仪馆。

在暗访中,长沙某殡仪馆一位“清洁工”声称,“(死人衣被)论床数、论斤卖都可以,你只要收”。

上述“清洁工”还对暗访记者说,“那多的是,只要一个星期两个星期来一次。”

“黑心棉”是劣质絮用纤维制品的俗称,经过漂白处理的“黑心棉”对人体危害极大。制售“黑心棉”属违法行为。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也再次引发公众对道德、伦理等方面的追问。

作为殡仪馆的主管部门,长沙市殡葬事业管理处党委书记吕明告诉中新网记者,媒体暗访报道中提到的“清洁工”,实际是承接该单位物业管理业务的一位保安人员,名叫李国华,主要负责馆区内地面上的安全保卫工作。

殡仪馆工作作业区域主要分为两块:一块是地面上对外接待遗属、来宾、开展悼念活动的场所,另一块是地下的主要从事装殓、保存、火化遗体的场所。

吕明说,遗体接收有着严格的规定流程,由殡葬专用车辆接运。在接到丧属要求接运遗体的通知后,殡仪馆到达指定地点接运遗体,大部分遗体在医院或家中就已经更换好服装,随车不会携带逝者生前衣物及棉被等物品,偶尔会有家属携带服装到殡仪馆或在殡仪馆挑选服装,要求工作人员为逝者更换。

吕明还说,遗体到达殡仪馆的交接区域后,由专人对遗体进行检查,登记相关信息,再送入遗体装殓保存区域。遗体装殓保存区域位于该馆地下室,进出均需通过门禁系统,非工作人员无法进入,更无法接触到逝者身上更换下的服装。

同时,吕明告诉记者,因风俗习惯不同,部分家属将更换下的服装带走,而家属不带走的衣物,每天下午4时由长沙市疾控中心委派的消毒人员统一运送至焚化炉,每晚9时焚化处理。

长沙市疾控中心委派至该殡仪馆的消毒人员李孝义证实了上述流程。李说,他今年50多岁,在该殡仪馆工作11年来,从未发现死者衣被棉絮流出的现象。

那么,此前李国华暗访时提到的“那多得是”、“论床数、论斤卖都可以”的言论,殡仪馆和当事人又作何解释呢?

对此,长沙市殡葬事业管理处的负责人和李孝义均表示,死者留下的衣被数量并不是很多,大约只有一百比几的比例。

李国华则回应称,在暗访记者询问是否有“死人衣被”出售时,他同意帮忙留意,当时出于个人利益考虑,想赚取些“蝇头小利”,这只是他的想法,并未具体实施。

长沙市殡葬事业管理处的负责人说,下一步,他们将加强监管,严格执行遗物处置规定,规范遗物处理各个环节,不留死角,还要进一步将服务拓展延伸,指导遗属妥善处理好死者遗物。(完)


国防大学考试看反腐制度设计

国家开展强力反腐以来,有一个现象引起了各方关注:即不出事也不做事。这个问题不解决,反腐的意义和作用就会大打折扣。国防大学的考试改革直接间接关照到这样一个问题,为了避免集体懈怠,除了考试切断一切利益关联,还在评价系统上作了调整,也就是考试结果只是优秀和良好。


谁能救得了被冤枉的岳飞?

彭树华,建国初毕业于广西大学法律系,新中国第一代法官,从事刑事审判近四十年。审判日本战犯时,他是太原特别军事法庭秘书。1980年代曾任最高法院刑庭庭长。审判过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案。退休后他写了本书《潘汉年案审前后》,把他们作为法官做的亏心事,写了出来。


孩子,我真该带你去海南

海南归来心绪难平,个中既有对海南碧海蓝天的不舍,也有对内陆自然环境的担忧;既有对民众健康的忧虑,也有对下一代的亏欠——灰沉沉的雾霾天里,我年仅两岁的可爱女儿,正在小区楼下奔跑嬉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看不见的浑浊,并且一脸欢快、全然不知。


卢旺达大屠杀依然迷雾重重

尽管卢旺达的和解进程和近年来的发展成就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肯定,大部分卢旺达人也不愿意再提起那场悲剧。但着并不意味着人们应该放弃对真相的追问。

Posted in 万博首页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