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衡山连环杀人案探因|两次见色起意,六条无辜人命

1月15日至17日,湖南省衡山县连发凶杀案,3天时间内,犯罪嫌疑人聂露勇流窜数十公里,在3处地点制造杀人案,共造成6死1伤的惨痛后果。昨日(19日)下午,衡山县“1.16连环杀人案专案组组长,衡阳市公安局副局长谢先进,向媒体通报了犯罪嫌疑人聂露勇的作案动机。通报中称,犯罪嫌疑人落网后尿检呈阳性,曾有吸毒行为。

谢先进称,15日首起凶杀案中,聂露勇的作案动机为见色起意,意图性侵女大学生,后因遭遇对方反抗,并遭到师古乡原人大主席罗学云的制止,而恼羞成怒杀人。最终,该案造成罗学云当场死亡,女大学生重伤。

警方表示,16日,杀人后的聂露勇在逃跑过程中,为寻找食物潜伏在开云镇山竹村村民旷某华家附近。这期间,聂露勇发现房间内有年轻女子旷某静独自外出没有关门,顿时又起色心,并潜入屋内,等候旷某静回家意图性侵。在这过程中,聂露勇遭遇反抗后,最终残忍杀死旷某华的儿子、女儿、侄子、侄女4人。

17日,为寻找食物,聂露勇再次潜入开云镇师古村于宗弟家,但被于宗弟发现。因为担心泄漏行踪,聂露勇连捅数刀,将于宗弟残忍杀害。

另外,谢先进还表示,在聂露勇落网后,警方对其进行了尿检,发现呈阳性,曾有吸毒行为。

谢先进表示,聂露勇交代自己小学毕业后曾在南岳武校学武3年,后又去到河南武校学武1年,之后还在宁波当过两年兵。“他身体素质很好,虽然受伤了,但精神很好。”谢先进说。

对于此前媒体报道聂露勇父亲其子有抑郁症的说法,谢先进予以了否认。谢先进称,审讯期间,聂露勇思路清晰,态度较好,对自己作案动机和事实交代详细,供认不讳,目前来看不存在抑郁症。

【嫌犯父亲讲述儿子经历】

1月19日,犯罪嫌疑人的父亲聂东林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采访中,聂东林讲述了聂露勇成长经历及性格的变化。

据聂东林讲述,聂露勇从小乖巧懂事,但少年后学武过程中患上了严重的鼻窦炎和胸膜炎,病情严重时需要借助呼吸机才能入睡。而这直接导致了聂露勇内向而自卑的性格,并且和家人渐行渐远,开始频繁地玩起了失踪。

2015年1月13日,和家人断绝联系两个多月后,聂露勇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询问其回不回老家。电话中,父子俩又像以前一样发生了争吵,最终不欢而散。2016年1月15日,聂露勇开始了他的疯狂之路。

聂露勇曾学武4年,当兵两年

1月16日,正在广州打工的聂东林,突然接到侄儿从老家打来的电话,说聂露勇杀了人。聂东林说他一开始不相信,以为是侄儿恶作剧,没有当回事。但很快,另外一个侄儿也打来电话,再次向他确认。聂露勇这才慌了神,赶忙找来店门镇派出所的电话询问。当天下午5点46分,聂东林就坐上了返回衡阳的高铁,并于当晚8时到达。

聂东林说,儿子聂露勇2015年11月初离开广州后,就一直没有和他们联系,直到2016年1月13日,才给聂东林打了个电话,询问其过年是否回家,但电话中,父子俩再次发生争吵,最终不欢而散。然后直到15号,聂露勇制造了震惊全国的连环杀人案。

聂东林今年53岁,除聂露勇外,还有一个女儿,嫁在源添村。聂东林说,聂露勇小学毕业后,因为喜好武术,聂东林尊重其意愿,将其送入了南岳武术院习武,3年后,又去到了河南嵩山少林寺学了一年。聂东林说他对儿子抱了很大的希望,在聂露勇成长过程中,对他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从来不会让他委屈。

聂东林说,因为他自己年轻时一直有个当兵的愿望,但一直没有实现。所以聂露勇结束4年的习武生涯后,在他的安排下,聂露勇参军入伍,在宁波服役。

据称严重病情引致聂露勇性格内向

在聂东林看来,聂露勇上小学的时候懂事听话,从来没有惹过乱子。但学武期间,患上的鼻窦炎和胸膜炎,慢慢让其性格发生改变,并在当兵结束后,性格愈加内向。聂东林说,聂露勇的鼻窦炎非常严重,晚上经常无法入睡,到后来病情最严重的时候,甚至需要借助呼吸机才能入睡。多年来,聂东林带着聂露勇四处寻医访药,但都效果不大。

对于儿子的犯罪之路,聂东林内心充满矛盾。一方面他认为自己为儿子倾注了全部心血,已经尽力,但另一方面,他又自责没教育孩子。“成年后他没有一句真话,也没有事业心,只知道伸手找家里要钱。”

2010年,聂东林把聂露勇带到广州做生意。聂东林说,做生意需要早起,而聂露勇因为鼻窦炎,早上总喜欢睡懒觉,父子俩因为这个多次吵架,但每次都是聂东林心软,久而久之,他发现,儿子在生意上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他搞了一段时间就走了,带了钱出去玩,也不和家里联系,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父亲医院蹲守数小时想见儿子一面

聂露勇出事后,聂东林的身体瞬间垮了下来。精神焦虑的他高血压飙升,最终不得不入院治疗。

对于儿子聂露勇,聂东林直言自己早已绝望,“我自认为已经尽力,但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结果。”说话间,聂东林开始了抽泣,“但不管他怎么做孽,作为父亲,我都是有罪过的。”聂东林说他对于此案中的死伤者,存在深深的愧疚,作为一个父亲,愿意向他们道歉。

虽然儿子犯下了滔天罪行,但聂东林说,作为父亲,他仍会尽到自己最后的努力,为其聘请最好的律师。“我会尽自己的努力救他,但能不能做到,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聂东林说,如果聂露勇最终无法活命,他会选择永远离开家乡,而且也不会再去看儿子最后一眼。“我怕自己精神上会受不了。”聂东林哭着说。

话虽如此,1月19日,聂东林还是偷偷跑到聂露勇所在的衡阳市南华附二医院,在外面蹲守了4个多小时,希望能找到机会进入病房看上儿子一眼。“但那里面看守很严,根本进不去。”最终,聂东林无奈地离开了医院。

【对话】

父亲聂东林:他生不如死,我也生不如死

南都:聂露勇平时朋友多吗?

聂东林:他朋友很少,连亲戚都很少沟通,家里那些堂哥堂弟,他一年也不会打一个电话。后来换电话号码后,他也不给别人打电话,电话号码也不告诉别人。他平时如果心里有事情只能是我去问他,他从来不会主动和别人说。每次都是我问他,让他有什么想法告诉我,因为我生怕他出事。

南都:他之前交过女朋友吗?

聂东林:他一直想交女朋友,但一直没有成功过。因为他性格太内向,不会和别人相处,更不会哄女孩子开心。今年(2015年)10月份,他在老家相亲,中间见了一个女孩子,但见后又不同意,说对方不会打扮什么的。后来回广州,我教他做生意,但他做了一段时间又感到厌烦,就又离开了广州,他整个人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南都:你们最后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聂东林:他(1月)13号打了电话给我,问我回不回来(衡山),我也没问他在哪里。因为他后来不听话,总是来了又走了,来了又走了,从来都不打招呼,所以我对他太失望了。当天整个通话只有两三分钟,他又发了脾气,就把电话挂了。随后我就发了信息给他,发得很简单,我就这么说:你走好你自己的路,做好你自己,我们性格合不来,我的事情你不要操心。

南都:你如何看待这次的事情?

聂东林:他现在出了这个事,我只能说,别人家伤心,我自己也伤心。他无缘无故去杀人家,给别人家里造成那么大的损失,我心里有罪过,毕竟我是他父亲,他是我的儿子,是我教育出来的。

南都:这几天你是怎么度过的?

聂东林:事情发生后我高血压犯了,住了几天医院,整个人感觉生不如死。我想他其实也一样,如果说前天(1月17日)抓到他,直接一枪打死他的话,我的心情反而好些,他现在躺在医院的话可以说是生不如死。我现在心里很绞痛。我左想右想,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他了,到底哪里做错了。如果有机会,我呼吁社会思考对孩子的教育。我的儿子之所以这样,可能是我的教育方式有错误。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宋凯欣


美国,如果路怒时手边有枪

1月16日,一个平常的周末,在美国亚利桑那坦培市(Tempe),却发生一起由轻微追尾引发路怒导致的枪杀命案。一名中国女留学生在驾车等红灯转换时被一辆车追尾,追尾的白人女性拔枪对女留学生开枪,受伤者驾车离开时失控,撞上第三辆车,最后遭受枪击的女留学生送院不治而死。


一位大陆大学生亲历的蔡英文

我不知道这座我真心喜爱的岛屿今后会怎样;但我会记得2015年的夏天,蔡英文引用了她尤其喜欢的一句话,这句话出自太阳花学运,挺讨巧地“迎合”了部分台湾小伙伴的某种心理,一时间广为传播:“自己国家自己救。”


中国社会与外国不同的特色

科学家爱因斯坦曾在普林斯顿大学呆了很久,我很欣赏他的一句话:“政治是暂时的,而方程是永恒的”。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的观察——中国社会的特色,这不是一个政治命题,而是一个学术话题。


伊朗历史上的重大时刻

根据2015年7月签署的伊核协议,取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伊朗总统鲁哈尼称,伊朗与世界的关系已开启新篇章。应该说,伊朗在饱受多年的制裁和封闭之苦后,在“伊斯兰革命”后第一次获得了一把通向国际社会的钥匙。这是伊朗历史上的重大时刻。

Posted in 万搏体育官网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