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私募大佬被抓 “徐翔概念股”全线重挫

11月2日,金融街,泽熙投资北京办公点大门被从里面锁住,屋内光线暗淡。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11月2日,金融街,泽熙投资北京办公点大门被从里面锁住,屋内光线暗淡。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私募一哥”徐翔震惊投资界。11月1日晚间,新华社报道称,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近日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11月2日,徐翔重仓或投资的股票开盘全线跌停。

上半年重仓至少10家公司

作为私募界的传奇人物,徐翔的一举一动都被市场关注,和其有关的股票也一直是市场竞相追逐的对象。目前徐翔系旗下共有四个公司作为资本运作平台,分别是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上海泽添资产管理中心、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另外,郑素贞作为徐翔的母亲,是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的法人代表,经常以大手笔出现在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中,被认为是徐翔的“马甲”。

新京报记者梳理上市公司公告发现,今年上半年,徐翔系至少重仓10家上市公司,但是随着三季报的公布,徐翔的身影已在多家上市公司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消失,其中包括之前被市场热捧的粤电力A、美邦服饰等股票。

最新的三季报显示,在股东榜中依旧有徐翔系身影的公司只有六家。其中郑素贞持有大恒科技1.3亿股,为第一大股东;持有文峰股份2.75亿股,位列第二大股东;持有南洋科技1589万股,位列第五大股东。

另外,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宁波中百3540万股,为第一大股东;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持有华丽家族9000万股,位列第二大股东;华润深国投信托-泽熙6期持有康强电子1031万股,位列第三大股东。

另外,宝莫股份、乐通股份、龙宇燃油三家上市公司在此前披露的定增预案中,认购对象中均有徐翔系。不过,据业内人士分析,徐翔被查后,三家公司的定增面临着流产的风险。

昨日开盘,上述9只股票全线跌停,直至下午个别股票打开跌停板,截至收盘,除宁波中百跌幅3.87%外,其余均下跌8%以上。

此前曾多次传言被查

多年以来,每逢市场动荡时,总有一些针对泽熙投资的负面传闻,泽熙却很少出面回应。在本轮股灾过后,关于泽熙投资涉嫌违规被查的传闻更是密集传出。而在8月底和9月初,泽熙投资曾经两次针对传言在官网发布澄清公告。

在8月底的那次公告中,泽熙投资表示,公司及公司所有员工均未接到任何机关部门的调查、问询,公司一切经营活动正常。当时正值证监会严查股指期货恶意做空,泽熙在公告中特别强调,公司成立至今,从未开设过股指期货账号,亦未从事过股指期货交易。

一周之后,关于泽熙投资与中信证券、证金公司等机构共同操纵美邦服饰的传言在网上散播开来。9月12日,泽熙再次发布澄清公告,表示旗下某单一信托产品2014年第三季度起持有美邦服饰5%股份,并于2015年4月20日前全部减持完毕,此后不再持有该公司任何股份。而国家相关部门救市行为发生于2015年7月,因此公司与其完全没有交集。

然而这次,徐翔被查的传言终被坐实。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证券部主任王智斌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有可能和近期一系列操纵市场案件有关。“徐翔有可能涉及两方面问题,一个是内幕交易,另一个可能涉及操纵股价。”王智斌分析说,“如果涉及主观恶意的操纵市场,认定上要更为严重。” 新京报记者 罗超

■ 记者探访

泽熙北京分公司大门紧锁

新京报讯 (记者罗超)徐翔系旗下的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2009年12月7日成立,该公司的成立也标志着徐翔正式进军私募界。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只有三位股东,分别是徐翔、徐翔的父母徐柏良、郑素贞。

11月2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泽熙投资北京分公司的办公地看到,公司办公室大门紧锁。

这家传奇般的公司,用6年的时间,成为了国内私募市场一颗耀眼的明星,经常能在大盘下跌中逆势大赚。目前,泽熙旗下共有5只股票型基金,分别为泽熙1-5期,以及两只事件驱动型基金,分别为泽熙增煦定增1期、2期。

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泽熙3期自今年年初以来已取得362.65%的收益率,稳坐私募基金排行榜榜首;排名第二的泽熙1期收益率也达到了302.57%,另外几只基金也收获颇丰。这在股市大跌、多数基金亏本甚至清盘的背景下,堪称“神奇”。

然而,泽熙投资却一直非常低调,几乎从不与第三方销售机构合作,鲜有人知晓其客户来自哪里。

11月2日中午,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金融大街7号英蓝国际金融中心泽熙投资北京分公司的办公地看到,办公室玻璃门紧闭,挂有一道白色门锁,室内没有开灯,显得很昏暗,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办公室的装修十分简单。

当时正值午休时间,泽熙投资办公室门前聚集了不少隔壁公司的员工在拍照,他们都听说这个公司“老板被抓了”。

泽熙投资对门公司的前台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以往正常上班时间对面都是开着灯有人的。“今天刚来上班的时候我还没注意,十点多才发现,对面怎么没开灯呢?还以为多放一天假呢。中午有人过来拍照才听说出事了。”她说。

一名隔壁公司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个公司好像人不多,规模不大,感觉也就一二十人,平时也不像我们这些总有客户进进出出的。”

记者询问保洁人员,是否见到警察来过此公司,对方表示没见警察来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上班看黄片,老同志躺着中枪?

出了丑闻先否认、瞪着眼睛否认;即便不直接否认,也要顾左右而言他,也一定要搬出些客观理由来,不管相干不相干,反正就是“死不认账”,这是一种病态人格。


当“天才徐翔”上被收割名单

看吧,当600万通过“高频交易”获利20亿曝光,当“天才”徐翔登上被收割者的名单,当“国家”在救市时被当成笑话嘲讽,当巡视组密集进驻金融机构,接下来或许会讲出更多与股市有关的故事。


情妇成成功人士终极身份象征

“不是每个中国男性都能找情妇,因为这需要钱。”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捷玉说,“然而,如果你有钱有势,一个年轻漂亮的情妇就成了终极身份象征。”


八成反对的交通新规怎样出台

无论是哪种情况,一项新规遭到八成以上的人反对都是不该出现的事情,也是本可以避免的事情。这是一次教训,再次证明了“开门立法”的重要性,“开门立法”不仅需要立法者有充分尊重民意的权力自觉,也需要民众有充分表达诉求的权利意识。

Posted in 万搏体育官网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